纬来体育

纬来体育

清道夫太猖狂 简直欺人太甚

清道夫太猖狂 简直欺人太甚

时间:2020年10月30日 19:08

天气:晴

钓场:野河水草区()

饵料:战池颗粒+药膳诱

线组:2+1.5

钩型:伊豆7

前天降温,昨天也是,心想着降温两天,气温降了几度,由之前的19-28℃降到18-21℃,看你罗非死不死冷不冷还吃东西么?哪知道昨天气温居然是18-24℃,一点都不冷,没办法啊,只能硬着头皮上,可能抵不住罗非闹钩的热情了。

说是22℃,其实没那么低的气温,因为我穿长袖居然感觉有点闷热,气温高同时气压低。

还是决定去沙坑,毕竟上次脱钩了好多次,我还没有弄清楚是什么鱼,所以不甘心,要是大板鲫或者鲤鱼呢,岂不是更令人期待?所以呢,我就心心念念地去了。

还是老位置,水草边水深一米五左右,调四钓二-四目,毕竟水底不平。

战池颗粒和药膳诱各一份。

扮了水后我就知道不妙了,这两种饵料用来开散炮很合适,自带的拉丝粉很少或者根本没有,我没有拉丝粉也没带其他饵料,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多加点水,使劲揉打勉强能搓成团。

雾化效果还是很突出的就是附钩性不太好容易脱落,算了也别无他法只能将就着用了。

撒了几把酒米打窝,抛了两杆就来口了,一个顿口接着浮漂就顶起来了五目,立马打,中鱼,牵出窝点没一会就出了水面,伴着月光依稀判断得出是草鱼苗,半斤左右,刚提出水面一通挣扎就脱钩了,也好,剩的我摸了手脏。

然后又是一个有力的顿口立马扬杆,有顶漂就抓,顿口也不放过。握把居然脱钩了,鱼估计也有八两左右吧,心里暗道一声“握草,又是这样!”

然后罗非大军来了,不是顿口就是顶漂,基本很容易中鱼。中鱼率还是很高的。

三指非

三指非

三指非

这条勉强,四指非。

三指非

还是三指非。

到了22点左右一个大顿口中了一条清道夫,居然还是正口,去你大爷的,哪都有你的份。

差不多一斤的样子,直接把它的尾巴扭断了,爱死不死自生自灭去吧。

然后过了一会又是一个顶漂,抽中了一条草鱼。

有点进步,七两左右,还不错。本来打算要收杆走人了,可是看到上了草鱼苗,心想着有小会不会有大啊?然后又钓了一会,不过由于之前清道夫在窝里,除了罗非其他鱼没有敢进来

又是断断续续抽血罗非,不过口也是稀稀落落的不多。

还是三指非

三指非

三指非

三指非

三指非

到了23点多的时候,一个黑漂,我打啊,没中啊,不过上饵料的时候怎么又变成了单勾?

草,切线了,拿来一个鱼钩重新绑上继续。

饵料到位一个大顿口,我又打,草,可能是刚才鱼钩绑的有点急,居然掉了。

狗叼啊,越急越不行,这次需要换双钩和子线了,重新绑双钩吧。

这次有意思了,浮漂一个顿口刚要起杆又顶起来一目然后接着又盾下去一目,跟着又起来再下去…如此往复循环,几个意思,玩我呢?立马扬杆刺鱼,嘿,中鱼了,有点力度哦,不过还是被我拉出了窝点,就没力气了?

哦豁,是鲢鳙,好像是鲢鱼哦,是不是有小就有大啊?打算收杆了的心又动摇了,再钓几口看看?饵料没了又开了半个鸡蛋那么大。

可惜,之后都是上清道夫了,一条接一条还连杆,哎,简直是太猖狂了。

这条也差不多一斤。

车祸上来的

这也是车祸上来的。

妈的,真是猖狂,螃蟹和小罗非双飞,都是狠人啊,啊不,都是狠鱼啊。

又单独上螃蟹,我也是服了…

居然钓到了快凌晨一点才收工,也不知道能说什么,除了感叹这里鱼种丰富之外我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好。

这次我用的是我那根37调的5米7的,我把握把节拆出来就用后面的那几节也刚好是4米5了,偏软就不容易脱钩了,终于弄清楚之前脱钩的估计也是差不多一斤左右的清道夫。清道夫挣扎都是一冲一冲的力道没有鲤鱼大,不过冲了几次它挣不脱就放弃了挣扎。我之前跑鱼有可能是起杆时机不对,还有就是鱼竿偏硬,容易拔河,所以跑了很多条,今晚也跑了两次,所以说尽管今晚没有像样的目标鱼获,但是我也弄清楚了跑鱼的状况同时也领略到了清道夫小罗非和螃蟹的嚣张疯狂霸道。后果就是以后气温不低于15℃的时候我是不会再来这里钓板鲫了,就算来也是去钓草洞里的板鲫,起码那里上板鲫几率高点。

最后,祝大家大鲫大鲤天天爆护,好钓鱼平台越办越好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